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四川长宁震中直击:长宁震区 不哭不惧的人们

ZAKER贵阳 06-18

6 月 17 日晚,大半个贵州省,都被 " 震动 ",数以万计的人跑出屋子,在街头讨论震源。

数分钟后,中国地震台网发布消息:当天 22 时 55 分,四川省长宁县发生 6.0 级地震,震源深度 16 千米,震中位于该县双河镇打开专题 # 长宁地震

(葡萄村一栋垮塌的民居)

18 日零点,贵阳晚报全媒体记者连夜赶赴出发,于凌晨 5 时许抵达震中,记录下震后双河的景象。与此同时,贵州省地震局专家团队及多支救援队伍,先后启程急赴震中。

震后的不眠之夜

凌晨两点左右,距震中约 40 多公里的四川省江安县,省道旁的一个加油站里,20 出头的加油员仍有余悸," 走路都感觉脚在发抖 "。

几个小时前,地震发生时,加油员正坐在值班室里看手机。突然的晃动,令她头晕目眩。" 地震了,快关电源!" 一个同事喊。

(帐篷医院)

而同一时刻,带着孩子在自家一楼的另一女子罗芬,刚洗完澡,准备上床休息,弟弟从楼上跑下来,一边拍门一边大喊 " 地震了,快跑 "。穿着睡衣,抱起孩子,罗芬跟着弟弟往外跑。

震中双河镇的街上,东西坠落的声音、大人的呼喊声、孩子的哭闹声,交织成一片。

(避难广场上的老人和孩子)

另一名当时在成都市玩的 16 岁男孩秦军,感受到了强烈震感,并很快从新闻中得知,家里发生了地震。他用了很长时间,才勉强打通父亲的电话。

在他反复拨打父亲电话的过程中,双河镇上的一群年轻人,躲过最强的一波地震,跑出房间,确认亲人安全后聚集,去镇上搜救被困人员。其中一群人,正在秦家塌成废墟的房子中,用双手搬开叠压的木棒、砖石和预制板快,寻找被埋的秦家六口。

电话那头,38 岁的父亲秦永才,和妻子李祖群,刚被增援的救援人员从废墟中刨出。" 房子垮了,睡在一楼的姐姐没了,爷爷和奶奶,还有妹妹都受了伤。" 他在电话里告诉儿子。

姐姐秦容才 19 岁。

(救援者在废墟上搜救)

秦军不顾父亲劝说,坚持要连夜赶回家。这一夜,高铁转出租车,再搭乘进震区的顺风车,终于在凌晨 5 点过,他在已塌成一片废墟的家门口,见到了父母和头上缠着绷带的奶奶。

余震不断,处于紧张状态的人们,大多不敢再回家。他们在门口的院坝里、街道上,支起简易帐篷,熬过了这个夏夜。

好在,当天虽然下了些雨,天气总体还算不错。

这一夜无眠的,还有当地的干部职工、公安民警、消防救援队员、医护人员 , 以及从贵州、重庆等地连夜出发前往震区的社会公益组织人员。

救援一直在持续

双河镇葡萄村八组,靠近村道旁的一栋两层楼里,住着各自成家的李秀明三兄弟。

几年前的一场地震,让他们的房屋已经受到一些损坏。但是,李家人仍然居住在里面。

17 日晚的地震,令这栋房屋瞬间崩塌。18 日凌晨 5 时 40 分左右,记者到达时,来自四川省的消防救援人员,以及从贵州赶来的蓝天救援队,依然在废墟中寻找生命的信息。

之前,包括李秀明夫妇在内,李家八口老少被埋在废墟下。

救援人员赶到后,搬开混凝土碎块,首先救出了李家一个 10 多岁的女孩。" 谢谢有你们,否则我恐怕坚持不下去了。" 获救后,这个额头上擦破了一块皮的女孩,跟救援人员说了这样的第一句话。

(为地震伤员处置伤口)

双河镇距离长宁县城大约 34 公里。地震发生后,路况不明,从县城赶来的救援队伍,至少需要一个小时。

事实上,在专业救援队伍赶到前,村里的乡亲已对李家施救了很久。距李家约 100 米外的李明凤,是一位 40 多岁的农家妇女。与记者在村口池塘边相遇时,她刚离开李家现场,准备去村里其他人家看看。

" 我一个妇女,搬不了重东西,就蹲在边上,不断跟下面的人说话。" 她说,这个时候,任何一句鼓励的话,都可能让被困者多坚持一段时间。

这样的场面,从地震发生,一直后续到 18 日上午——镇上最后一名被困者——一位年过九旬的老人,被从贵州遵义市赶来的救援队抬出,平安送往医疗点。

但也有遗憾,凌晨 5 点过,被埋在废墟里的李家八人中,有三人因伤重遇难。他们是李秀明夫妇,以及他们的小孙子;秦军的姐姐秦容,身上被压了太重的水泥块、砖块,没能挺过来。

(帐篷安置区)

震区不惧不哭的人们

双河镇的避难广场上,几乎是在不到两小时内,就搭建起一片帐篷区。大约 50 多个救灾帐篷,聚集了被疏散出来约 400 名老人、孩子和妇女。

临近河边的避难广场,平时是老人跳坝坝舞,孩子们打闹的场所。现在,它成了大家的庇护所,除了临时栖身的帐篷,还有维持健康与生命之需的保障点。

7 岁的小男孩勇勇,跟着奶奶,和邻居家的两个小朋友,在帐篷区玩得不亦乐乎。他们一会儿增多奶奶从食品发放点领回来的水和方便面,一会儿又在帐篷间的廊道间追逐、捉迷藏。

" 我觉得地震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这个小男孩对记者说。

(忙碌一夜休息的救援人员)

保持着欢乐心态的,不仅是勇勇这样的小男孩,还有比他们大的孩子。

双河中学的运动场,是一大片草坪。18 日中午,随着大批救灾帐篷从四面八方运到,这里很快成为眼下双河镇最大的临时安置区,上百个蓝色的帐篷整齐排列,十分壮观。

住进帐篷里的曾啸,是一个 10 岁的小男孩。在帐篷里显得无聊,他不知从什么地方找来一根竹棍,跟几个年龄相仿的男孩、女孩,在帐篷间的草地上,玩起了投掷标枪。

余震不断,原本焦虑不知何时才能回家的大人们,看着孩子们的模样,也有一些笑意。" 事情已经发生了,与其唉声叹气,还不如勇敢面对。" 在葡萄村八组,双腿残疾的 77 岁老汉曾凯说。

地震发生时,曾凯被儿子从屋里背出来,安置在池塘边搭建的塑料薄膜棚里。凌晨 3 点过,住在金鸡村的侄女曾德敏,因为房子被震坏了,带着孩子来投靠时,他不停地安慰侄女:房子塌了没什么不得了的,大不了辛苦几年再建。

而这一天,在长宁县的梅峒镇,一间被震垮的宾馆登记处处对面,当地一对新人按原计划举行婚礼,亲友们依然前来祝福,喝上一杯喜酒。

" 灾难终究要过去,生活总是还要继续的。" 在震中的双河镇集镇上,在街头开市卖猪肉的张先生说。

相关阅读

震中一个小伙的地震记录

20 岁的小伙子刘兴红,是四川省长宁县双河镇人。

6 月 17 日晚,地震发生时,他刚洗完澡,躺在床上刷抖音。突然,他感觉到房屋在震动,并伴有沉闷的 " 轰隆 " 声传出。

" 不好,地震了!" 小伙子惊呼一声,翻身 " 滚 " 下床,一下子钻到床和楼板间的空隙中。

他认为,躲在床下,可以避免上方掉落的物品直接砸中自己。不过,随着又一阵更剧烈的晃动,习惯了 " 双河每年都要晃几次 " 的他,又觉得事情不妙。" 我躲在床下,万一房子塌了,人家来救我,我被压在床下,肯定不好救。" 他说。

于是,刘兴红又从床下爬出来,起身往楼下跑。在一楼,他还把呆在家里的父母、侄儿,一并弄到了室外。

房屋上正在掉东西,刘兴红拉住父母和侄儿,站在街道正中间,不敢乱动。" 这个时候,不知道那个地方会掉一块东西下来,盲目地跑只会增加危险。" 他说。

直到 10 多分钟后,情形有所稳定,他才带着家人,向集镇外的避难广场跑去。在这里,他找了一片开阔的草地,安置了家人。

这时候,在双河镇派出所上班的朋友打来电话,告诉他集镇外的村子,可能有很多房子垮了,或许有人被困。" 我觉得,这个时候我必须去。" 他说。

在进一步确认家人们安全后,他和镇上其他年轻人一起,与派出所的朋友会和,向集镇外走出。

他们遇到的第一栋完全倒塌的房屋,在高速公路双河出口处。

打着手电筒,刘兴红和朋友们在废墟上呼喊,寻找被困者的位置,然后徒手搬开叠压的木棒、断裂的混凝土板、砖块,营救被埋的村民。

20 多分钟后,当他们与第一名被困者还剩一块预制板的距离时,消防救援队从县城赶来。考虑到救援人员设备和技术都更专业,而且消防救援者村里的地形不熟,为了争取救更多人,他们移交了现场,向更远处的村子进发。

余震不断的黑夜中,刘兴红和朋友们每到一个村子,都挨家挨户地喊,让还留在屋里的人赶快出来,到开阔地带去。到 18 日凌晨 3 点过,也不知道喊了多户人家后,刘兴红感觉左脚掌剧痛。

" 一枚铁钉扎穿了鞋底,又戳进了脚掌。" 他说。

迫不得已,他只得退出搜救,回到避难广场上的亲人身边。" 地震发生后,双河镇上好多人都这样做。" 他说,每个人都在做每个人认为该做的事。

贵阳晚报全媒体记者 黄黔华

编辑 彭钥嘉 / 编审 李枫

以上内容由"ZAKER贵阳"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地震四川人们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
六和彩香港六合第8期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