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藤忠雄之后,川久保玲也得了这个大奖

一夜美学 05-23

安藤忠雄之后,川久保玲也得了这个大奖

尽管那颗红色爱心总在我们身边露脸,川久保玲本人却是最最神秘的国际设计大师了:厌恶拍照、很少接受采访、连自家的秀场上都不露面……而最近,玲姐破天荒地出席了野口勇奖的颁奖仪式还谈了感言!要知道,即使在 2017 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为她办个展时,她都没开口? ?

川久保玲是史上第一位获得野口勇奖的服装设计师——这个奖项表彰为东西方文化交流做出突出贡献的人,其重磅程度可参照历年获奖者:建筑师安藤忠雄、Noman Foster、艺术家杉本博司……

76 岁的川久保玲说:「找到有趣的、新的东西是很难的。」

「我不是艺术家,所以这个奖对我有些过誉了。但我一直在尝试,希望带来一些新的东西、人们从未见过的东西。在这条路上,我已经走了 50 年了。」

川久保玲在今年野口勇奖的颁奖礼上

世界的川久保玲

2017 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打破了长达 34 年的 " 非官方惯例 " ——继伊夫 · 圣罗兰的商业化展览之后,川久保玲成了第二位在大都会办个展的在世时装设计师。

在传统派看来,半年换上一轮的衣柜似乎难以媲美艺术的永恒,然而川久保玲和她品牌 Comme des Garcons 却宣告了人们可以放下对时尚、设计,甚至商业的成见。

1997 年,川久保玲与著名舞蹈家 Merce Cunningham 合作,时装有了全新的演绎方式

Merce Cunningham x Comme des Gar ? ons,1997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服装学院院长安德鲁 · 博尔顿认为,川久保玲是少数能在艺术意义上拥有个人风格的设计师之一。

「在我们所处的时代,时装和设计师正越来越多地被视为是一次性的。 我希望把重点放在致力于某一个创造性构想的人身上,提醒人们这一点是多么地宝贵。」

? Comme des Gar ? ons,1984

? Andr é K é rtesz x Comme des Gar ? ons,1988

把服装看做单纯的实用之物当然并无不可,图个新鲜时髦、一笑而过也没什么不行—— ? 作为当今最有商业价值的时尚帝国之一,显然不能说 Comme des Garcons 的一切都在远离世俗生活和消费主义,但借着一门能持续运作的生意,川久保玲试图讨论的东西却是沉重和尖锐的。

「人们只想要廉价而方便的衣服,并期待和别人穿的一样。那种性格上的尖锐和热情正在逐渐消逝。」

Comme des Gar ? ons, AnOther Magazine, 1978

尽管川久保玲向来否认自己是艺术家,而评价自己更像一位艺术家商人(artist-businesswoman),但今年的野口勇奖似乎再度证明了,COMME des GAR ? ONS 远不止一门成功的时尚生意,其中的文化讯号能在世界的语境里被清晰地解读。

她似乎有某种天赋,让好生意和艺术性握手言和。

「像少年一样」

在目前国际上知名的日本设计师中,川久保玲是唯一没受过正经服装设计训练的,大学时读艺术和文学,开始做设计的原因也很随意:只是「自己想穿的衣服买不到,只好自己做了」。

70 年代起,她便以朋克的调调冲破了信奉 " 高级定制 " 的欧洲时装圈:黑色、非对称结构、不凸显身体曲线的剪裁……

? Comme des Gar ? ons ? campaign, ?

by Bruce Weber, 1980

因此,Comme des Garcons 这一法语品牌名常被媒体拿来做解读,「像少年一样」的字面含义或许可以形容川久保玲在时装性别、审美上的叛逃,但衣服并非川久保玲表达态度的唯一方式," 叛逃 " 也不过是种形式。

川久保玲本人更深入地解释了「像少年一样」:为成为自己而努力、不为多数所动,保持独立。

Comme des Gar ? ons ? campaign, ? 1988

比起为了和他人不同而刻意反叛,这更像是一种内省。难免令人联想起日本禅宗中的侘寂(WabiSabi)的概念。「侘」的贫穷、「寂」的孤绝,看似消极匮乏,令人扼腕叹息,因而强烈地被生命本身打动。

Lilo Hess、Enzo Cucchi ? x Comme des Gar ? ons,1989

感觉的生意

COMME des GAR ? ONS 的官网也很神秘,除了品牌视觉,没有打折促销或新店落成的通知,唯一的文字是门店信息,「不如亲自来看」

Comme des Garcons 的门店不设镜子,认为「一件衣服该不该买,不是取决于穿上它是否让你看上去如何光鲜,而是应该根据你穿上后的感觉来判断。」

对于感觉,语言通常是乏力的,即使必须借助文字,大概也须像川久保玲本人说话的方式那样短促有力。有人说,她所构思的商业具备诗的性格。

? Ken Ohara x Comme des Gar ? ons,1993

强调精神本身时,形式便显得轻微起来,而现实的形式又往往有诸多束缚,处理这两者的关系正是对创作者的考验。

他们甚至出过唱片,与音乐人小野诚彦合作,做一些「沒没有人听过的音乐和」「让衣服看起来漂亮的音乐」

1988 年~1991 年,Comme des Gar ? ons 推出半年刊《Six》,这是一本几乎只刊登图像的前卫杂志

川久保玲出了名的重视视觉表达,和直白的传统卖货流派划清界限,聪明地借不同艺术家和设计师的天才来为 Comme des Garcons 的世界观塑形。在长达 50 年时间里,与不断迭代的年轻消费者达成某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这策展人式的工作听来轻巧,却需要慧眼和魄力。

1983 年,第一个店铺形象出炉,不同于日本当时浮华的社会风气,通常用于建筑打底的灰色砂浆成了主角。这也成就了空间设计师河崎隆雄

艺术家 bannnai 在被川久保玲相中前籍籍无名,她不看学历、获奖履历、名声,只凭作品挑选合作者

D&Department Project ? x ? Comme des Gar ? ons

「Good Design Shop 」

伦敦的 Live Archives 更是曾为 Comme des Garcons 的商业广告办过展览。这些广告从不正面卖货,二次元或三次元,海外顶级艺术家或日本本土创意人,被奇妙地集合在一起,展开 Comme des Garcons 式的讨论,正与负、美与丑、虚与实,都是超越时尚界限、东西文化圈、社会体制的哲学命题。

Comme des Garc ? ons SHIRT 系列广告

尽管川久保玲不信任名声,始终对大众和媒体保持距离,但她从不否认这为她的品牌带来更丰富的可能性——几乎没人能拒绝川久保玲的合作邀约。

Cindy Sherman x Comme des Garcons 1994

? 大友克洋 x ? Comme des Garc ? ons,2003

Aiweiwei ? x ? Comme des Garc ? ons,2010 ?

川久保玲曾用三个词形容自己的品牌:zero,new,freedom。这似乎可以串联起 Comme des Garcons 在 50 年中繁杂的商业行为,诸多革命性的创意,如春夏秋冬,绕了一圈又回原点。

迄今为止最大的失败

在那段广为流传的 " 史上最尴尬对话 " 里,Paul Smith 问她:「你最怕的是什么?」

「下一季系列。」

「你感到生活中还有什么要达成的吗?」

她认为没什么东西能让自己感到愉悦,被记者问到一手缔造的品牌传奇也相当淡定,「我只是每天处理一些对自己来说特别重要的事而已。不过在做自己的工作,和大家一样。」

「那你迄今为止最大的失败呢?」

「我因工作的艰难满是苦恼,如身处炼狱,至今为止的 40 多年里,我从天亮开始工作到深夜,日复一日,筋疲力尽——这大概算是一种失败吧。」

对创作者来说,以实在的物来诠释「空」往往是痛苦的孤注一掷,观者却得以汲取力量。多年来,川久保玲从不接受外部融资,在创意和生意的平衡上保持着相当的严谨,和她的消费者一起,悲哀地、敏感地、强悍地,持续对世界的追问。

Comme des Garc ? ons ? 2014SS

「Not Making Clothes」

其中多少有些日本文化的影子,却经由她不懈的创造,获得了更普遍的理解,这原因或许有点像日本作家林芙美子说的:

「在无垠浩瀚的宇宙中,人类庸碌忙乱、蝇营苟且却最终一无所得的这种无奈,最让我喜欢」

Comme des Gar ? ons 1997 ? SS(左)2015 ? FW(右)

在本文下留言

高质量的 5 位用户可获得

来自情绪美术馆的小礼物一份

? ?

你也许还想看,点击图片查阅

从一家百货店的 40 年,看日本消费美学的变迁

村上春树为什么请他造房子


一夜美学
以上内容由“一夜美学”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
六和彩香港六合第8期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