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步”翻车 到底是谁挖的坑

第一财经 05-23

已经过去了 100 多天,王先生仍未能拿回自己的押金。他说,自己很想知道,当初这个在郑州街头随处可见的 " 大黄车 ",到底发生了什么危机。

王口中的 " 大黄车 ",是河南一步用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 " 一步用车 ")旗下的纯电动共享汽车,由于车身通体黄色,被俗称为 " 大黄车 "。

这些 " 大黄车 ",曾给王先生的出行带来方便。2018 年底,郑州市突然对燃油机动车实施单双号限行,但不包括纯电动汽车。于是,王先生向一步用车缴纳了 3000 元押金,在同时支付租金后,开上了 " 大黄车 "。

1 月 5 日,租约到期后,王先生去退车时却被一步用车方面告知,一步用车的 4003.8 万元新能源汽车补贴款被多氟多化工股份有限公司(002407.SZ,下称 " 多氟多 ")转移,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可能无法及时退还押金。

王先生至今也未能拿回自己的 3000 元押金,但他无意中窥见了一出 " 商战 " 大戏中的一个场景。

一步用车董事长尚晓峰在接受第一财经 1 ℃记者采访时说,先后有数千名用户遭遇押金退款难,而一步用车与多氟多的恩怨纠葛异常复杂。

" 初恋 "

一步用车与多氟多首次结缘的 " 媒人 ",是知豆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下称 " 知豆汽车 ")。

知豆汽车是一家新能源汽车生产销售企业,股东包括新大洋集团、吉利控股集团、金沙江联合资本等多家机构。多氟多则是中国无机氟化工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该公司的动力锂电池,曾大多被供应给知豆汽车等新能源汽车生产商。

尚晓峰与知豆汽车的渊源也颇深。尚晓峰旗下的河南四海盛景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下称 " 四海盛景 "),从 2013 年起就一直是知豆汽车的河南经销商。后来,尚晓峰创办一步用车时,运营所需的纯电动共享汽车也大多由知豆汽车供应。

简言之,多氟多是知豆汽车的供应商,而知豆汽车则是一步用车的供应商。

2017 年 2 月,在知豆汽车的公司年会上,一步用车的共享模式被重点介绍并获奖,这引起了同在现场的一位多氟多高管的关注,会后,该高管委托知豆汽车居中牵线。一步用车与多氟多开始了 " 初恋 "。

2017 年 5 月初,在初步尽调后,多氟多拿出了一个投资方案:给予一步用车 2.25 亿元的投资估值,向一步用车投资 4500 万,占股 20%,并基于一步用车的资金状况,向一步用车提供总金额为 9000 万元的 3 年免息债。

这让尚晓峰很开心。在他看来,一步用车从 2016 年 11 月开始运营,不过 1 年多时间,2.25 亿元的投后估值虽然说不上高,但有了上市公司的品牌背书和资金支持,一步用车的未来发展会更坚实。

但此时,一个新的状况出现了。

据尚晓峰回忆,当年 5 月底,一步用车时任总经理田海玉提出,接下来的谈判工作,由尚晓峰授权他出面。尚晓峰觉得,既然大局已定,细节交由公司总经理处理,也在情理之中。

田海玉介入与多氟多谈判后,向尚晓峰提出了一个新方案:多氟多方的投资比例不变,但一步用车方,需要将剩余 80% 股权,全部过户到一个拟成立的有限合伙企业名下,该有限合伙的 GP 方被初定为田海玉,LP 则被初定为尚晓峰及其他持股股东。

根据《合伙企业法》,GP 享有经营控制权,对有限合伙企业的事务拥有充分的管理和控制权,有权代表合伙企业签订对外的法律文件,在有限合伙中处于核心地位。

这意味着,该方案一旦成行,田海玉将因 GP 身份,获得一步用车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尚晓峰顿时警惕起来。" 这是要架空我啊。" 他说,自己不仅是一步用车董事长,还是公司创始人,从当初提出共享汽车理念,到后来一点一点地将一步用车做大,一步用车就像自己的孩子,而田海玉却是一步用车在发展过程中引进的人才。

尚晓峰回忆,他立即打电话给多氟多总经理李凌云,后者说," 你本来不就是财务投资人吗?" 尚晓峰拒绝了上述方案,并重新与多氟多沟通,希望双方能拿出一个新的入股方案。

决裂

随着田海玉等一步用车原高管与焦作多氟多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 " 多氟多集团 ")共同发起成立另一家与一步用车业务模型类似的纯电动共享汽车公司,尚晓峰期待的合作被击得粉碎。

2017 年 8 月,一家名为安徽智行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 " 小明出行 ")的企业成立。根据该公司官网介绍,小明出行投资方为多氟多集团,CEO 为田海玉,CTO 为一步用车原高管康国庆。

" 煮熟的鸭子,竟然飞走了。" 没有得到融资和上市公司品牌背书的一步用车,反而失去了总经理和技术总监,尚晓峰至今仍懊悔在心," 如果当初,我接受田海玉的条件,会是怎样的结果?"

但当时,木已成舟,尚晓峰不得不与其他一步用车高管,共同筹划应对之策:一方面,鉴于一步用车的网站、APP 等平台代码的软件著作权属于一步用车,要求小明出行不得再复制、挪用;另一方面,与田海玉谈判,约定双方的市场边界,小明出行不得在 3 年内之内进入河南市场,否则应给予一步用车至少 500 万元的经济赔偿。

之后,小明出行携手多氟多集团进入安徽市场,而一步用车则不得不寻求其他融资路径。

尚晓峰嘴里的故事,在田海玉描述中却是另外的版本。

田海玉对尚晓峰所称当初由后者提出共享汽车理念的说法予以否认,直称是 " 开玩笑 ",并举例," 一步用车的名字都是我起的。" 他同时向 1 ℃记者回应,尚晓峰所述的情况 " 大量不实 "。在田的描述中,所谓合伙人等争端,"(多氟多等)投资人有自己的判断,无非是要将公司做好。"

" 农夫与蛇的故事,真的是一再上演啊。" 田海玉在回应中说。但到底谁是 " 农夫 ",谁是 " 蛇 ",他没有明说,外人亦无法得知。

不过,田海玉给 1 ℃记者的一个回复也耐人寻味。" 一个创新项目,看到有机会、有利益,就要吃独食。活不下去了,再跪地求人。转移上千万财务出去,骗着别人收购。" 田海玉说," 尚晓峰不但未实际出资,还涉嫌大量抽逃公司资金。"

" 当时邀请他(田海玉)进公司是因为看中他人比较聪明、有一定的企业运营管理经验。他在公司期间确实也做了不少事情,但他最多也就算联合创始人吧。" 对于田海玉的说法,尚晓峰说,自己辛辛苦苦把公司从当初的几百万的投入做到了资产几个亿,有利润积累,有银行借款,也有供应商欠款,但这都是正常的商业行为," 因此说没有出资甚至抽逃出资就纯粹是无稽之谈了。"

田海玉以 " 涉及商业机密,我没有义务也没有权利公开 " 为由,拒绝向 1 ℃记者提供更多的信息。

5 月 17 日前后,1 ℃记者曾分别通过短信、微信等渠道尝试联系李凌云,但截至发稿,未能获得任何回复;多氟多董事长李世江则拒绝接受 1 ℃记者采访。

危机

2017 年底,资金链进一步紧张的一步用车,为了维持运营,开始挪用客户押金。同时,尚晓峰还委托北京一家 FA,希望尽快获得风投。

但此时,整个共享汽车行业正在因一些企业的不断倒闭,陷入市场低谷。

公开资料显示,2017 年 10 月,于 2016 年 3 月上线的汽车分时租赁公司 EZZY 宣告倒闭;随后,麻瓜出行、中冠共享汽车等多家共享汽车平台均宣布停止运营。而辉煌一时的行业头部玩家 TOGO 途歌,更是因资金链突然断裂,让整个共享汽车行业都蒙上阴影。

共享汽车 " 寒冬 " 到来,但当时的一步用车高管,依然充满信心,在他们的心目中,自己的一步用车,与那些倒闭的共享汽车平台不同,它们的盈利模式是租车,而一步用车不是。

" 最初创办一步用车的目的,就不是为了租车。" 尚晓峰说,自己在汽车行业打拼了几十年,从燃油车时代就创业开办吉利汽车 4S 店,后来,在看到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推广力度越来越大,并将包括郑州在内的全国 88 个城市列入新能源汽车推广示范城市后,他认为传统燃油车的高速增长期已经过去,新能源汽车时代正在到来。新能源汽车的推广背后伴随着大量的政策资金补贴。

2013 年,尚晓峰逐步将四海盛景的主营业务由之前的吉利牌燃油车销售,调整为纯电动知豆汽车。

2014 年 9 月,尚晓峰注册成立河南四海盛行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下称 " 四海盛行 "),将补贴后售价为 4 万多元的知豆电动汽车,在客户缴纳 1 万元押金后租给客户,租期 1 个月。到期后,客户如果不满意,还车退还押金;如果想买,补缴余款即可。

靠着类似营销,四海盛景的知豆汽车销量,开始噌噌上涨。

在一次出国考察时,尚晓峰发现,欧美等地共享汽车模式受到青睐。回国后,他开始组建团队、招聘人才,并在 2016 年初推出 " 一步用车 "。

" 从一开始我们就不是一个租车企业,而是一个以移动互联网和大数据驱动为基础的新能源汽车运营平台,共享是我的入口,是我的工具之一,后面有长租、销售、充电。" 尚晓峰说,根据易观国际的统计数据,直到 2018 年 8 月,一步用车的全国市场排名在前十位。

不过,即便如此,尚晓峰也承认,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兴衰起伏,其实从一开始就与行业补贴、政策调整密切相关。

最初的补贴政策较为宽松,新能源车企只要完成销售即可领取补贴,但后来,由于骗补现象愈演愈烈,政策调整为 " 非个人用户购买的新能源汽车申请补贴,累计行驶里程须达到 3 万公里 "。

这意味着,知豆汽车销售给一步用车的纯电动汽车,如果想要拿到补贴,必须在车辆行驶 3 万公里后方可领取。

为了应对补贴政策,双方便商定出一个妥协方案:知豆汽车先以补贴后价格(均价 4 万元左右)将车辆售卖给一步用车,在车辆行驶满 3 万公里后,一步用车再将收到的相应补贴款打款给知豆汽车,就这样日积月累,至 2018 年,被一步用车占用的该笔应付补贴账款已经高达 1 亿多元。

2018 年,不期而至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新方案,让本就亏损运营的知豆汽车遭遇重创。

据该方案,纯电动车续航 150 公里到 300 公里车型国家补贴分别下调约 20%~50%,续航只有 180 公里的知豆 D2,之前每辆车能领取近 10 万元补贴,新方案出台后,每辆车仅能领取 1.65 万元。知豆汽车很快陷入经营困境。

中国流通协会下属分会的一项数据显示,2018 年 1~7 月,知豆汽车累计销量 1.31 万辆,同比下滑 42%。其中,7 月销量仅有 345 辆,同比下跌 91%。

姚洁 2019-5-2319:34:47

与此同时,多氟多对知豆汽车的应收账款总额也在不断攀升,高峰时期,该笔应收账款总额高达 3 亿多元。

多氟多也在 2018 年年报中披露,2018 年,知豆汽车遇到了一定的经营困难,企业被迫停产。由于知豆汽车欠多氟多应收账款较多,短期内存在回收困难。

这些背景,却成为了多氟多与一步用车 " 再续前缘 " 的契机。

" 续缘 "

2018 年 9 月底,已经离职创办小明出行的老同事,突然与尚晓峰联系。

" 当时他说,多氟多要收购我,我刚开始还不信。" 不过后来,对方逐步打消了尚晓峰的疑虑,一个主要原因是,知豆汽车确实欠多氟多钱,多氟多想通过债权转让实现对一步用车的债转股,进而间接收回上述应收账款。

" 我一想,似乎也符合逻辑。" 尚晓峰回忆说,当时,一步用车也确实缺钱,要是多氟多真能进来,那一步用车的债务就能解决。

2018 年 11 月 21 日,多氟多在进行了一个多月的尽调之后,由李凌云带队前往郑州,与尚晓峰等人沟通收购细节,并现场签订《关于收购一步用车的会议纪要》(下称 " 纪要 ")。

根据该纪要,尚晓峰将与多氟多签订两份协议,一份为债权转让协议,即知豆用车将四海盛景尚未支付的应收债权(部分为新能源汽车补贴款)转让给多氟多;另一份为债转股投资协议,即多氟多将该笔债权直接转为对一步用车的股权投资款,多氟多占股 90% 左右,包括尚晓峰等人在内的原股东,保留 5% 至 10% 股权。

2018 年 11 月 28 日,多氟多与知豆电动汽车有限公司、知豆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四海盛景签订债权转让协议,约定知豆公司将其对四海盛景的到期债权 4737.68 万元以及或有债权 4524.00 万元转让给多氟多;同日,多氟多还与知豆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四海盛景签订债权转让协议,约定知豆公司将其对四海盛景的到期借款 910 万元债权转让给多氟多。

这意味着,随着这些债权转让协议的签订,四海盛景对多氟多的应付债务总额高达上亿元。而且,在这些协议中,尚晓峰、四海盛行等公司,均被列为关联担保人。

" 既然债权转让协议已经签过了,接下来该签债转股的收购协议了吧?" 尚晓峰回忆起当时的想法。他随之与李凌云联系,催促对方抓紧签署债转股的协议,但得到的答复是,这个协议要等到一步用车先把小明出行不能进入河南市场的禁令解除后才能签订。

尚晓峰很惊讶:既然多氟多都已经打算通过债转股成为一步用车占股 90% 的大股东了,也就意味着小明出行很快与一步用车成为一家了,又怎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呢?

收购协议无法进行,双方的合作再一次陷入僵局。

2019 年 1 月 3 日,多氟多向焦作市中站区法院提起诉讼并立案。2019 年 3 月 26 日,中站区法院分别作出(2019)豫 0803 民初 13 号、14 号民事判决书(下称 "13 号判决书 "、"14 号判决书 ")。

13 号判决书、14 号判决书同时确认,截至 2018 年 10 月 31 日,知豆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下称 " 知豆电动公司 ")共拖欠多氟多公司账款 3.638 亿元。

在 13 号判决书中,中站区法院认定,知豆电动公司向多氟多公司转让其对四海盛景公司货款债权 47376757.38 元及相应的利息,补贴款债权 1522.8 万元以及或有债权 3001.2 万元,用于冲抵知豆电动公司的债务。合同生效后,2018 年 12 月 26 日,四海盛景公司已偿还多氟多公司 4003.8 万元,扣除知豆销售公司垫付的补贴款 1522.8 万元,至今四海盛景尚有 23626227.2 元债务及 2019 年 1 月 1 日起的利息未偿还。

在 13 号判决书中,中站区法院还认定,知豆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向多氟多公司转让其对四海盛景公司的债权 910 万元及利息 835205.48 元(算至 2018 年 10 月 31 日,之后按年利率 18% 计算至借款还清之日止),用于冲抵知豆电动公司欠多氟多公司的货款。

两份判决书同时判令被告河南四海盛景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原告多氟多的债权及利息 ( 利息自 2019 年 1 月 1 日起按照年利率 18% 计算 ) ;被告尚晓峰、河南四海盛行汽车租赁有限公司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判决生效后,尚晓峰及四海盛行、四海盛景的资产、银行账户等被全部冻结。

对于上述被法院认定的 "4003.8 万元 " 已偿还款,尚晓峰说,这实际上是一笔新能源汽车补贴款,刚刚打款进入一步用车账户后不久,就被多氟多以债转股之前需要共管账户的名义转走了。

尚晓峰向多氟多提出了一个新的方案:如果非要给小明出行解禁,那小明出行,就必须拿出 500 万的最低赔偿金作为多氟多收购一步用车的履约保证金,如果多氟多最终收购一步用车,就将钱退还,如果不收,这笔钱就作为违约金没收。

最终,此方案也未被多氟多方面接受。

在反复拉锯中,2019 年春节过后,大批客户纷纷提交退还押金申请,一些媒体也开始报道 " 一步用车拖欠押金 " 的新闻,甚至一些正在运营的车辆,也被部分客户藏了起来。

承载着尚晓峰梦想的一步用车,转眼间便凌乱不堪:原有的数百名员工,仅剩下 30 多个,而他们每个月,仅能领取到最低生活费;高峰时期的数千辆共享汽车,还能继续运营的仅剩下 400 多辆。

眼瞅着大街上的 " 大黄车 " 越来越少,王先生同样焦躁不安。他发愁的是他的 3000 元押金,"(一步用车公司)我都去了好几次了,但每次都说没钱 "。

一步用车何以至此?很多事情依旧是谜团。


第一财经
以上内容由“第一财经”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分享 返回顶部
六和彩香港六合第8期资料